党校学习笔记:大有的冬

2019-02-16
16 2019-02

15:15

分享
来源:《理论的味道》作者:赵强

  秋天是北京最美的季节,大有的秋,为此作了最好的注解。

  几个月前,裹挟着夏的尾声和秋的序曲,我们走进大有。耳听着秋风起,眼见着秋意浓,银杏渐次由绿转黄,红枫日益血脉贲张,还有雪松、侧柏、垂柳、响杨,各按各的韵律和节奏,加入到秋日私语的合唱。

  红的、黄的、绿的、蓝的,动的、静的、高的、矮的,明的、暗的、清的、糊的……大有的秋就是这样,它是各种美的元素,不规则地按着规律铺陈,杂乱而有序,美艳而清纯,不可方物,不忍惊扰,惟愿驻足。

  对这一切,掠燕湖边的天鹅看在眼里,却不以为意;二味书屋下的锦鲤兀自嬉戏,也置之不理;至于树丛间爬高上低的小松鼠,更是无暇浏览秋意。它们是幸福的,因为这美景,只是它们生活中的“标配”,它们似乎的确有理由,不必为此生出什么额外的欣喜。真是可怜了,我们这些为此兴奋不已的人们!

  然而秋是必然要走的,正如冬必然要来。11月初,我们出门学习调研两周,回来一看,大有的秋没了,大有的冬到了。

1

  中央党校,在大有庄。

  据说,大有庄已有几百年历史,在明代就已形成小村落。清漪园(颐和园)建园后,得有人当差,生意人也纷至沓来,大有庄逐渐人丁兴旺。1956年,经北京市人民政府批准,中央党校开始在大有庄地区兴建校舍,1962 年前后落成。此后,大有庄100号,就成了中央党校的门牌。

  党校是轮训和培训党的各级领导干部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干部的学府,是学习、研究、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阵地,也是各级领导干部加强党性锻炼、提升党性修养的熔炉。

  中央党校在全国党校系统中占据举足轻重的位置。党的近几届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党的总书记都会到中央党校发表重要讲话,为全国党代会的顺利召开作了重要的思想理论准备。

  正因为这样,中央党校在国外的影响不断扩大。不少国外的重要研究机构和著名大学十分关注中央党校在一些重大理论问题、现实问题上发出的声音,许多国外政要把到中央党校演讲作为一种荣誉和礼遇。我们这次学习过程中,来华访问的埃及总统塞西就专程到中央党校进行参观和演讲。

  国外学者和政要关注党校、了解党校、研究党校,是因为党校是中国共产党直接兴办的学校,他们试图从分析中央党校的各种信息中观察中国共产党的动向。

2

  党校校园的东、南、西、北四周被自我循环流淌的湖泊水系环绕。从建筑布局到庭院设计,从自然风貌到人文景观,都为四季的花开花谢和一年的人来人往留下了充足的发挥空间。

  大有的冬来临时,北风萧瑟间,枝向苍穹,叶落满地,整个校园蓦地豁然开朗。院子里散步的人也少了许多,冷风刺骨,理性的选择是躲到屋里暖和暖和。如果说大有的秋是一幅印象派油画,气氛浓烈、异彩纷呈,那么大有的冬更像是简笔素描,线条简洁、风格质朴。

  倘若要挑一个季节来比拟中央党校的气质,我觉得,大有的冬,当仁不让。

  有冬天般的冷峻,党校的教学与研究才能保持定力,坚持党校姓党,坚持实事求是,哪怕各种理论满天飞、各种思潮随处涌,任它“乱花渐欲迷人眼”,也能“乱云飞渡任从容”。

  有冬天般的简明,党校的教学与研究才能明确方向,坚持以问题为导向,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着眼于对实际问题的理论思考,着眼于新的实际和新的发展,不做花里胡哨的演绎,不搞哗众取宠的解读。

  有冬天般的清醒,党校的教学与研究才能心无旁骛,专注培养党的各级领导干部,充分发挥党的思想库作用,用学术讲政治,以科研促党建,聚精会神完成好咨政育人的神圣使命。

  我们总是感慨春的生机、夏的炽热、秋的收获,也会因为白雪皑皑,感叹冬的美丽。其实,冬天更值得一提的,是希望。在枯叶覆盖的大地上,在表情僵硬的泥土里,希望在无声地酝酿,在静默地滋长,只待朔风回转,东风袭来,它就把生命的接力棒,交到春的手上。生根吐芽,遍地繁花。春既来,冬即走开。人们吟咏春的赞歌时,冬早已挥一挥衣袖,不贪恋一片春的云彩。

  1933年3月13日,中央党校的前身,马克思共产主义学校在中央革命根据地江西省瑞金市创办。这是一个繁花盛开的春日。但是一系列酝酿、筹备的工作,应该都是在低调朴实的冬天里展开。

  经历了战争年代的播迁流转,以及“文革”时期的停办,中央党校1977年3月复校,从此蓬勃发展至今。这一次的复校,又是在春天。但是谁都知道,中央党校复校前的那几个月,经历了“文革”结束后的第一个冬天。那个冬天,收拾了过往的凋零,孕育了崭新的春天。这是人民的春天,也是党校的春天。

  1941年冬,毛主席为中央党校题词“实事求是”。当年底,毛泽东为中央党校制定了“实事求是,不尚空谈”的校训。冬天,以这样的烙印,铭刻在中央党校的历史记忆里。

  大有的冬,更是与中国几十年来的政治进程紧密相连。

  1978年冬,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大幕。在这前后,中央党校推动了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为恢复党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实现全党工作重点的转移起了重大作用。

  近年来,冬春之际,岁尾年初,中央都会在中央党校举办高级干部专题研讨班,研究部署重大理论和实践课题,推动党的大政方针的贯彻落实。中国改革开放各项事业的集结号和冲锋号,不时在大有的冬天里吹响。

  所以,党校的气质,真的很“冬天”,美的既有深度,又有力度。

3

  2010年6月,时任中央党校校长习近平同志在同中央党校领导谈到对学员的要求时说,我们党需要有一批“踱方步”的人。所谓“踱方步”,就是迈着四方步考虑党和国家大事的人。

  安排领导干部到党校学习,是组织上为大家在工作“热运行”中提供一个“冷思考”的宝贵时机,创造一个能静下心来“踱方步”的宝贵时机,使大家有时间来回顾和总结自己以往的工作与生活,从中汲取经验与教训,坚持真理、修正错误,使自己的认识和工作立于新的起点,实现新的提高。

  离开繁忙的工作岗位来中央党校学习,机会难得,务须珍惜。交流中,几乎所有的同学都表示,要把来党校学习作为一次“充电”“蓄能”的机会。大家听课时专心致志,研讨时畅所欲言,自学时闭门苦读,都想抓紧时间认真学习,力求学有收获、学有所得。

  平日的课程安排很满,大家能够凑在一起“踱方步”的时间,基本也就是饭后这一段时间。但其实并不止于此,不管是上课还是研讨,也包括外出调研和体验式教学,大家都在思想空间里踱着“方步”。

  我们的同学来自不同地方、不同部门和不同工作领域,来自四面八方、五湖四海,大家的知识积累、经验积累和个人经历、政治阅历也都不同。这种学员构成,给大家提供了一个相互交流、相互学习的良好环境,也为提升“踱方步”的质量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而我则庆幸,能够在秋季入学。这样,既领略了秋的华美,又经历了冬的严肃。在大有的冬天里,体悟党校的特质与价值,正逢其时。

4

  唯一令人对大有的冬生出些许抵触情绪的因素,就是别离。随着毕业的日子渐渐临近,离愁别绪也在大有的校园里蔓延开来。

  起初刚来时,大家计算的是已经来这学了多少天。现在,每每在冬日的暖阳中漫步,大家估算的基本都是还有多少天就得离开。从秋天走过冬天,大家一起学习,一起锻炼,袒露心扉,直言不讳,严肃活泼,相谈甚欢,欢声笑语的状态,真宛若回到了十几二十年前的学生时代。

  因为机构改革的缘故,我们这个支部有幸先后结识了两位组织员老师。

  卢老师是山东人,但总觉得他的处事风格跟我们南京人相似,我们日常的口头禅是“多大事啊”。平日里,卢老师就是这样举重若轻,原则性与灵活性兼具。因为工作需要,不到一个月就离开了我们这个集体,但是却觉得从没分开似的。

  田老师属于温婉大姐范。讲话入情入理,办事井井有条,每次支部研讨时的评点,有高度、有深度、有温度。特别是最后一次从政经验交流之后的总结,说得我鼻子发酸,一种备受尊重、备受理解的感觉油然而生。

  经过几个月的朝夕相处,不论是同学间,还是和老师们,彼此都建立起亲切的情感关联。临到分别时,一帮原本早已老成持重多年的中年人,也不由得躁动起来。

  艳国是班上的才子,他为即将到来的惜别写了一篇美文,为大家串起了往日的点滴,也为来日准备了多彩的回忆。他在文章最后写道:同学暂别,天各一方。你我相惜,来日方长。

  冬日的校园,小桥流水,亭台香榭,依然各美其美。它们早已熟稔各种离愁别绪,每年冬季的这个时候,它们观摩着相似的剧情,只是主角总在变换而已。空气里弥漫着的,有时是讨厌的雾霾,但更多的是清澈的情感,还有丝丝的暖意。

5

  “大有”一词出自《周易》第十四卦,即大有卦。此卦该当何解?有说“大有”就是大的所有,表示伟大事业的意思;有说“大有”就是大大的有,是力量、物资、气运充沛的意象;还有说“大有”象征着君主善于吸纳天下贤才为我所用。

  我对此毫无研究,不懂如何解卦,但是从这些解释的字面意思来看,都还挺不错。

  再说冬天。人们总是喜欢引用诗人的名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潜台词里,冬天成了一种悲凉,一种苦难,一种必先除之而后方快的情感。人们想以此表达的,当然更多的是对未来的向往,对幸福的渴望。不过,这对冬天是不公平的。无论如何,冬天都不应作为希望的对立物而遭厌弃。没有冬的联结,秋实与春华只能断裂。冬日里孕育的种子,在严寒中积蓄力量,只待春日一朝勃发。这是一场生命的酝酿。

  由此说来,大有的冬,简直就是好上加好。

  (网络编辑:张慧婷)

新强时时彩三星开奖号